殷念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还能活下去,我不会想要记起,那些又不是什么快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若是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想知道,自己这一生到底是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变不回人族了。”

    “殷念,我也不想变回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不想浑浑噩噩的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要我身上的贪喰血脉浓度淡些,我成为人族的记忆,说不定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这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殷念严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再带着若有似无的假笑,也没有对待虫族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?”殷念想到了很多很多,“知道真相,有的时候更加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曼娘答的很笃定。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曾经是个男人,但是后来变成了女人。

    记得好像所有人都对自己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