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生剧阁>都市青春>木木观音 > 5(二)
    “你今天为什么不上学?”虽然许安良穷,但是陈观音大致观察到,他有地,二十亩呢,还包荔枝树,不说很多很多钱,但是一年十万应该可以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抬头看看压在他身上的许木,看着他黑沉沉一片的瞳珠,黑昏无神,不用仔细研究就可以确定:许木不正常。

    许安良种地养树赚的钱都给他的大儿子许木看病吃药了。

    许木不躲避直闪闪地印着陈观音琥珀色浅淡的眼珠,看他明亮的探究眼神,流连忘返地盯着他浅粉色的薄唇,他的语言像是变成了水库潺潺的溪流,清脆悦耳地划过屹立的石头。

    一字一句地在许木的耳朵里重复五遍。

    陈观音又问:“为什么不上学?”

    他此刻奇异地在许家掌握了奇妙的气场,在他和许木的身体压制中微占上场。

    “因为没有你。”许木慢吞吞地给出了答复他像是凑个大脑搜刮答案,回答得慢慢的,咬字轻轻的。

    他想自己回答完了,音音应该给他甜头,卖荔枝的爸爸让他多给人家一些荔枝,作为甜头他可以吃一只甜筒。

    音音问他问题,他回答了问题,音音可以抱抱他蹭蹭他或者亲亲他。

    可他实在很喜欢音音,是一睁眼就想看见的喜欢,一辈子变成鱼一直在水里游也不想分开的喜欢,如果音音不给他甜头,不抱抱他不蹭蹭他也不亲亲他,也没有关系哦。

    音音是音音。

    音音就是音音。

    许木打了个哈欠,有透明的水雾弥漫上他无神的眼眶里,他有些困了。五月半荔枝上市了,收购商要货量大,订单量一天比一天大,许安良乐得挣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凌晨采摘后荔枝果肉受温更甜一些,他都恨不得夜夜摘日日卖。

    “我三点钟就去摘荔枝了。”

    许木向后靠了一下,双腿支在地板上,长长的钻到床下,伸进阴影里,双手拢在陈观音的腰下,他想抱抱音音。